88bifa娱乐 -> 科幻小说 -> 电影世界大红包

88bifa娱乐_88必发官网_88必发娱乐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88必发官网

    求一下免费的推荐票和月票,求一份订阅支持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将眼前的一幕看在眼里,李晓摩挲着下巴,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惊诧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赵灵儿不愧是女娲的后裔,她在法术上面的造诣也是非常高深的,木系法术的玄妙,再加上赵灵儿的血脉之力,所迸发出来的实力,可以说是非常强劲的,可以说,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晓正在思忖的时刻,只听得擂台上面传来了一声娇叱。

    只见那林月如俏脸微沉,手腕一抖,玉女剑如同是一道绚烂的流光,迅疾而又锋锐的剑气,激射而出,将缠绕在脚上的两根藤蔓也是给瞬间斩断了。

    在摆脱了藤蔓的束缚之后,林月如终于也是恢复了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面,那赵灵儿也已经是脚下步伐飞掠,手掌之中更是散发出点点青芒,柔和的自然之力覆盖其上,其形如柔和的水纹,但是内里有好似波涛奔腾,而且一浪重叠一浪,生生不息,循序渐进,显得是威力无穷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三诀合一。”

    林月如见状,也是不敢大意,急忙凝聚真元,催动起了玉女剑。

    只见黄濛濛的剑光闪耀光泽,剑气呼啸,叱咤纵横,无数的剑影呼啸席卷,化作那漫天的剑影疾光,笼罩奔袭。

    那强大的切割之力,仿佛是要将任何东西都给绞成碎片一般,强大的威势,也是伴随着剑尖的那一股锋锐之气,弥漫而开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锵锵锵!”

    伴随着金铁交鸣之音的响声,只见那青黄色的光芒交织碰撞,气浪滚滚,雷霆炸响,荡起巨大的波澜来。

    不过是短短数息的时间,林月如和赵灵儿这两个玉人,就已经是交手了数十个回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在台下的李晓,眼中有精芒闪烁,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振。

    虽说是两个女子之间的战斗,只是它激烈的程度却是丝毫不逊色的了,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。

    其实,李晓也是一直认为,在原著之中,两人的实力是被大大地低估了,她们的武学和法术的天赋都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至强一击,你可要小心了!”

    此时,林月如也是深吸一口气,她将自身的实力催动到了极致,就连她的气息也是为之暴涨了。

    只见,她的手腕抓着玉女剑轻轻一旋,然后再迅猛地往前一递。黄濛濛的剑光,带着闪耀炽烈的剑气,就如同是一道烈日剑芒般怒卷而出。

    那锋锐而肃杀的威势,可谓是凌厉而又浩然,就仿佛是要让四周的空气都是为之扭曲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剑气啊。”

    见此情形,赵灵儿的琼鼻微皱,连她那精致的面容也是不由得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此时,她的眼中也是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,手中法诀飞快的掐动,如同是车轮般的变换着。

    “森罗万象!”就在这个时候,在赵灵儿脚底的地面之上,忽然是龟裂了开来,很快从中,冒出来无数的藤蔓和粗壮枝干。

    伴随着她木系法术的运转,那些藤蔓和枝干,也是顿时迎风暴涨了起来,它们变得粗壮而又高大,郁郁葱葱,就如同是遮天蔽日一般,无数的藤蔓和枝干,盘根错节,如同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的环形防护罩,它滴溜溜地转动着,迸发出青濛濛的柔和光芒来,抵御着那些剑气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林月如咬破了舌尖,口中向着玉女剑,也是喷薄出了三滴舌尖血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些舌尖血的加持,那玉女剑更是黄芒大盛,一圈圈灵纹如同是蝌蚪一样的浮现而出,遍布在玉女剑的表层之上。

    而那浓烈而凌厉的黄色剑芒,就如同是一轮炽烈的剑气烈日,煞气滚滚,互相交织,浓烈而又霸道,显得是无可匹敌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最终,在铺天盖地的电光剑雨之中,那森罗万象所布下的重重防御,也是出现了一道缝隙,并且在剑光的催动之下,不断地向着四周扩散蔓延了开来。

    之后,也是如同摧枯拉朽的破裂了开来,防御崩塌,木屑纷飞。

    此时,灵儿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,不由得惊容失色,台下的李晓,也是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就在此电光火石之间,林月如急忙收敛真元,全力控制那一抹剑光扭转方向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这绚烂的剑光终于是和赵灵儿交错了开来,轰向了另外一边,在擂台之下的青石板上,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,扬起了漫天的尘土。

    那剩余的剑气,还在空气之中躁动不安地窜动弥漫着,看上去,也是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赵灵儿避开了这一劫,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,李晓也是面色稍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那灰尘消敛而去了之后,只见林月如面色苍白,身子摇晃了几下之后,陡然瘫软在了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月如姐姐,你怎么了?”灵儿脸上闪过慌乱的神色来,她急忙来到林月如的身旁,手中的柔和之力倏然而出,探查着林月如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而李晓也是站在一旁,向林月如投去了关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好在,林月如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体力透支,再加上之前交战时候所受到的伤势,让她支撑不住,这才是轰然倒地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灵儿的治疗之后,林月如的那精致的俏脸之上,也是浮现了一丝红润的光泽,整个人的神采也是恢复了过来,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晓暗自点头,心中不禁感叹,灵儿的治愈能力,堪称是逆天啊,这种超强的能力,还是不得不叹服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李晓心中也是感慨,这林月如的好胜心是真强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的是,这还真是搏命的战术呢,好悬。”念及此处,李晓忍不住摇头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方才当林月如施展出来最后一击的时间,整个人的状态已经是明显下降了,就如同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但是她居然不顾此,仍然强行催动真元,发出最后一击,差点就要重创灵儿,可以说,这简直是一种十分勉强的做法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最后林月如也是悬崖勒马,及时地扭转了自己的攻势,由此可见,她虽然是刁蛮而又任性,但是内心却是充满善良的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通过她们的比试,李晓对于这两人的实力,也是有了更加直观的判断了。

    其实若论整体实力的话,身赋女娲后裔血脉的赵灵儿,固然是要强于林月如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实力体现,更多在于辅助和治愈之力。

    而林月如虽然实力不及灵儿,但是她的剑法和战意都是极具爆发力,若是全力一拼的话,所展现出来的杀伤之力,也是绝对不容小觑的。

    林月如在赵灵儿的搀扶之下缓缓地站起身来,脸上带着一丝歉意道:“灵儿,对不起,刚才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赵灵儿却是吐了吐舌头,俏皮一笑道:“不,我还要感谢月如姐姐手下留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怎么忍心让妹妹受伤呢,如果以后他欺负人,还要妹妹多帮持呢。”说着,林月如偏过了头来,向李晓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是一定的,如果他敢欺负姐姐,灵儿我可是第一个不轻饶哦。”赵灵儿拉着林月如的手,表现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一副将自己视为“共同敌人”的样子,李晓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她们似乎是找到了对付自己的办法啊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两人能够友好相处,李晓还是感觉到非常欣慰的。

    林月如就好像是一个战士,而灵儿则更像是一个牧师,与其两个人这样互相较劲,还不如彼此合作,成为强大的帮手呢,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事情了,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了。

    正在三人欢声笑语的时候,一道银弧忽然是骤然闪亮,在远端划过了长空,叱咤纵横,向着这边迅疾而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一抹剑光就要奔至面门的时候,李晓却是不慌不忙地探出了手来,手影一个虚晃,十分轻松地捏住了剑柄,从剑穗上面取下了一张信纸。

    接着,李晓将这一张信纸一摊而开,目光从上面一扫而过以后,这才是缓缓地收回了目光,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副凝重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李晓神色的变化,灵儿走上了前来,心中忐忑地道:“是不是来自南诏的消息?”

    李晓闻言,也是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: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在成为了除魔大会的盟主之后,李晓不仅是处理中原之地的妖魔灾祸,而且他还时刻在关注着南诏的局势。

    为此,他还特地在南诏安插了一个蜀山派的弟子,这样的话,在关键的时刻,也是可以用飞剑来传递信息了,这无疑是非常便利的。

    而李晓手中的信息,就是那个蜀山派弟子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南诏现在怎么了?”灵儿眼眸为之一亮,有些迫不及待的问到,她此时的神情看起来,也是十分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毕竟,她身为南诏的公主,虽然说此时身在中原,但是她也时刻挂念着南诏的,所以,当得知有关于南诏的消息时候,她也就会非常的激动了。

    李晓在微微沉吟片刻之后,看向了赵灵儿,开口说道:“现在南诏的局势,看起来不太乐观。连续两个月来,拜月都在祭坛之上举行祈雨的仪式,与此同时,南诏也是大雨磅礴,这已经是持续了接连的两个月,无论是河流湖泊的水都快要满溢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即便如此,南诏却没有任何防止洪涝的意思,此时的南诏,就如同是一片泽国。”

    李晓如是地说道,话语之中也是透出来一股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赵灵儿的眉头蹙了起来,充满了担忧的神色:“拜月的真正目的,究竟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此时的赵灵儿,也是不由得想起了六年前,南诏发生的史无前例的旱灾,子民颗粒无收,流离失所,简直是苦不堪言,而当年的情形,她还是历历在目的。难道说,这么多年之后,多磨多难的南诏还要遭受一次洪灾么,这是她所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而且,既然这样的事情发生了,为什么自己的父王巫王却是没有措施,无动于衷呢。

    李晓似乎是看出了灵儿的疑惑,不置可否地道:“拜月的所作所为的确是非常的反常,或许他有着什么诡诈的阴谋诡计。而巫王此时多半已经是被拜月给控制了,凭借拜月的巫术之力,要办到这一点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其实,李晓很早就已经怀疑过了,那发生在南诏,持续了两年之久的旱灾,实在是太蹊跷了,这自然不是巫后的所为。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疑点就是指向了拜月,他既然是可以施法求雨的话,那么,要引发大旱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,

    所以,李晓现在有理由怀疑,这一切从始至终都是拜月的阴谋,但是,这一次拜月的目的是为何,就连他也是有些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晓继续解释道:“不过,短时间之内巫王都是安全的,毕竟,以拜月现在的情况,想要独自掌控还是有些难的,所以拜月还要裹携他来操控南诏的,所以在此之前,他不会加害于巫王才是。”

    赵灵儿闻言,这才是长舒了一口气,不过她心中的担忧却是依旧,神色微凝道:“我绝对不能让拜月的阴谋得逞,我要回到南诏救父王,阻止这灾难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赵灵儿此时也是归心似箭,作为巫后的女儿,她秉承着女娲后裔的坚定意志,誓要守护南诏子民和大地生命,所以她又怎能坐视生灵涂炭的情况发生呢。

    林月如也是附和道:“灵儿妹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我也一定会贡献我的一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赵灵儿感激道:“多谢月如姐姐。”

    半晌之后林月如看向了李晓,询问道:“你呢”

    将两人期盼的目光看在眼里,李晓也是毫不迟疑地点点头道:“这是自然的,不过拜月既然敢这么做,那一定是早有盘算了,所以我们也要做一番准备,如此才能够有备无患的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李晓的其中一个任务便是消灭拜月,对于这个机会,他又怎么可能错过呢,只不过此事重大,当然不能草率为之了。

    赵灵儿和林月如听了之后,都感觉很有道理,于是便开始各自准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88bifa娱乐手机站 m.11kt.cn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