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bifa娱乐 -> 其他类型 -> 宁小闲御神录

88bifa娱乐_88必发官网_88必发娱乐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88必发官网

    那时他和王族之间就已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所以你和天道作了交易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阴九幽有些唏嘘,“你的残魂一天比一天虚弱,很快就要魂飞魄散,但我根本还未研究出补魂的办法。此时天道找上我,要与我做一桩交易,它能保你神魂不灭,有机会时还能再世为人。我要付出的代价,就是供它驱策。”

    “呵,其实我明白它想要什么。”他轻轻一笑,声音中充满了自嘲,“恰好,我对蛮族也没甚好感,算是和它一拍即合。”天道找上他的那一刻,他就明白它要对付的是蛮族。可那有什么关系?他在蛮族中受尽冷眼欺凌,见识过最灰暗的世态炎凉,那里面任何一个人死了,他都懒得眨一下眼。

    可是惟一至亲的妹妹却又快要殒在自己手中。这种情况下,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天道的条件?

    “后来世间有了六道轮回、有了地府。天道果然也如约将你投入地府,让你有再世为人的机会。”阴九幽声音转为凝重,“我与你说这些,势必让你明白,我们和天道之间早就两清了。它对我们本没有半点恩情,你再不需要替它卖命!”

    柳青璃低声道:“我是柳青璃,不叫阴九灵。”

    阴九幽微微一噎。在他开口之前,柳青璃已经抢了先:“你为什么站去神王那一边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有些意外,随即莞尔,“你方才隐在一边,岂非已经听我说清了原因?”也只有面对妹妹,他才拿出十足的耐心,笑得这样开怀。

    柳青璃瞬也不瞬望着他,像是要看穿他的心思:“那都只是表面,我要听真话。”

    汨罗都能听出来他的言不由衷,她更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真话……阴九幽一点一点沉下脸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就在护着柳青璃的海勒古以为他已经不打算回答时,阴九幽才幽幽地开了口:“我的记忆当中有一段重要缺失,被封印住了找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柳青璃怔住,“只不过一段记忆而已?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一切都不同了,就好像命运的线条被强行打乱、接驳。蛮族和妖族的关系急转直下,我们和长天之间也越来越疏远……后面发生的那许许多多变故,因由却都出现在那短短月余当中,偏偏我半点也不记得了!”阴九幽冷笑道,“那段记忆缺失的时间不长,最多是三、四十天,可当中一定发生过什么,才让我亲手将它封印!我要探一个清楚明白,否则道心无法澄明,修为就无法再提升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知道,自己的命运、阴九灵的命运、长天的命运,还有蛮族的命运、南赡部洲上无数人的命运,都因为那一个月而改变。

    它是那么重要,甚至重要到他亲手封印了这段记忆。可是现在,他着急将它解开,才能算清楚这一段因果。

    他得到蛮祖毕生心得之后,修为终在百尺竿头又进了一步,已经摸到了神境的天花板。这已是众生梦寐以求的,然而想要突入下一个层级,就需要道心无碍无误、圆融自满。可悲的是缺失的记忆就代表了犹疑,不将它弄个水落石出,他就连自己都琢磨不明白,遑论上体天心。

    总之,这笔纠缠了好几万年的烂账,是该算清楚了!

    “所以你找上神王,是打算回溯时间?”柳青璃明白了,“恐怕他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终归会有的。”阴九幽嘴角一扯,“待他挑战天道成功、取而代之,就有这样的能力了。我不急,我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疯了!柳青璃不由得摇头:“你怎知神王一定成功?你帮着他,只会将自己陷入泥潭里再也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阴九幽无谓道,“反正这世道无趣得紧,陷入泥潭倒还能寻些乐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站队,我选择天道。你信也罢,不信也罢,跟着神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柳青璃吁一口气出来,“你与天道为敌,它断不会放过你。趁着此时尚有余力回天,从蛮族那里抽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不会放过我?”阴九幽长眉挑起,有些玩味,“你以为神王就是好相与的?”

    柳青璃忽然有些急躁:“言尽于此,听不听都随你,我走了。”话音未落就要转身。

    阴九幽双手抱胸笑了一笑:“好狠的心!你我兄妹好几万年未见,正该找个地方好好叙旧。”阴九灵在地府时,他几次偷入其中想会上一面,都被天道和阎罗所阻,随后她九入轮回,更是让他查不到下落。

    阴九幽明白,那是天道有意为之,不让兄妹二人团聚。

    这老货,也是好歹毒的心肠。

    他眼中射出来的温情并不似伪,柳青璃却不为所动:“我说过,我是柳青璃,不记得阴九灵的前尘旧事。”她半回身望向他深紫色的眼眸,“瞧,我们连眼睛的颜色都不一样,又怎还是兄妹?”

    阴九幽笑容不减,朝她走了过来:“多叙一叙,兴许就能想起。”她失去了阴九灵的记忆?他坚决不信!他的妹妹,怎可能与一般的孤魂野鬼同样平庸,转世投胎就忘了过往的峥嵘岁月?

    四万多年了,他终于又看见妹妹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!

    这一幕,他本以为此生再不复见。

    海勒古斜向前一步,挡在柳青璃身前,瓮声瓮气喝了句:“站住!”阴九幽非寻常神境,不怪他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阴九幽瞥他一眼,漫不经心道:“海勒古,当年还是我将你送到她手下为侍,你现在不待见我了?”

    海勒古原是阴九灵手下近卫,由阴九幽转送,说起来后者还是他的老主人。

    阴九幽这么一说,他不免有些讪讪,但转眼就释然了:“我战死沙场,为蛮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已将生前恩情尽数偿清。现世,只有旱魃了。”要是想不通这层关系,他又怎么能修成万年难得一见的旱魃?88bifa娱乐手机站 m.11kt.cn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